亡命之徒。

《驹子》

把乌黑的发拢至耳后   黑色的瞳孔转动一凝

焦着     是冷色的琥珀石里破碎的沟壑

一动不动的针孔注入尖叫着嘶鸣

把乌黑的眼珠子一凝   黑色的发尾凌乱失色

细弯的峨眉定定地悬至额下 

开出一对空泛的口子

刺痛地回头笑   颤抖勾起绷紧的心脏

滴、答——滴、答:

“没什么。”蛾眉扭曲着拧起,他笑

摸着冰凉的血管一路往上  

连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颜色

坐在她耳后的发根    嘴角喜悦地勾起

指她细细密密的耳廓,缩回皮肤,男人

青色的眉眼   静默地

刺下。拔起!刺下!

苍白的墙面溅起一道横亘的血红

有人粗重的喘息释放在逼仄阴暗的角落

烧着针孔    烧红

青白的鼻一路蜿蜒至眼尾发际

“驹子在她的耳后。”






参考了川端康成的《雪国》里“连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颜色”以及人物驹子,但是形象是截然不同的啦

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|ω・)因为是难过的时候写的可能有点不正常吧……啊啊啊啊不管了不喜勿喷QAQ我真的很菜



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草矛 | Powered by LOFTER